通知通告
通知公告
中心动态
  通知公告 当前位置: 首页>通知通告>通知公告

天津大学“语言学科学方法讲习班”通知(第1号)

发布时间: 2017-05-28     来源:

  天津大学“语言学科学方法讲习班”通知

  (第1号)

  

  为帮助广大青年教师以及学生更有效地学习和掌握语言学中的科学方法,共同探讨语言学国际学术前沿的热点问题,天津大学语言科学研究中心现拟定于2017年7月9—13日在天津大学北洋园校区外国语言与文学学院举办“语言学科学方法讲习班”(第一期)。讲习班由天津大学语言科学研究中心主办,是由海内外多名学者、教授担任主讲,集中讲解和培训语言学科学方法的一次高水平暑期讲习班。

  讲习班由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天津大学语言科学研究中心首席特聘教授冯胜利主持,并邀请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语言学系的李亚非教授以及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语言学系的Charles Yang(杨鹏)教授等国内外语言学领域学术造诣深厚、科研成果丰硕、具有重要国际学术影响力的知名学者共同主讲。

  本次讲习班计划开设5天,安排6次理论课程以及3次讨论课程。届时将邀请国内外知名语言学家共同为学员介绍和讲解语言学科学方法中的一些基础理论与前沿性问题,并安排专家与学员就语言学科学方法问题进行讨论。

  报名方式、报名费、食宿安排等事宜敬请等待第2号通知。

  欢迎有志于语言学科学方法研究的青年学者及学生积极报名参加!

  联系人:

  王德毅:13920423395;13920423395@163.com 

  胡丹:13752296957;ann1986hudan@163.com

  附件:1.天津大学“语言学科学方法讲习班”(第一期)时间安排

  2.天津大学“语言学科学方法讲习班”(第一期)课程内容简介

  (请见附件)

                                                  天津大学语言科学研究中心

                                                       2017年5月27日

附件1:
天津大学“语言学科学方法讲习班”(第一期)时间安排
内容安排 时间安排 主讲人
讲习班报到 2017年7月9日上午 
理论课程1 2017年7月9日下午、2017年7月10日上午 李亚非教授
讨论课程1 2017年7月10日下午 李亚非教授
理论课程2 2017年7月11日上午、2017年7月11日下午 冯胜利教授
讨论课程2 2017年7月12日上午 冯胜利教授
理论课程3 2017年7月12日下午、2017年7月13日上午 Charles Yang(杨鹏)教授
讨论课程3 2017年7月13日下午 Charles Yang(杨鹏)教授
结业典礼 2017年7月13日下午4:00-4:30 

 

附件2:
天津大学“语言学科学方法讲习班”(第一期)课程内容简介
专题一:语言和普遍语法(主讲人:李亚非教授)
Language and UG. Two topics, one is to use science, the other is to use a method in science.
两个话题:使用科学、使用科学方法。
第一讲:Two general facts about human language and the 2nd law of thermodynamics
It is mostly based on the paper published on 當代語言學。It literally uses physics to help explain some general facts of language.
参考译文:
第一讲:两个人类语言普遍现象和热力学第二定律
该话题基于发表在《当代语言学》上的论文内容进行讨论,实际上是使用物理学知识来解释一些语言现象。
第二讲:How UG and iconicity interface?
It is on my theory of UG collaborating with linear iconicity to yield a cluster of properties of the serial verb constructions (published in ZhongguoYuwen two years ago). It makes use of the type of methodology found in biology.
参考译文:
第二讲:普遍语法和象似性的接口
此前,李亚非教授在《形式句法、象似性理论与汉语研究》(2014年发表于《中国语文》)中提出:普遍语法和线性象似性相结合,能够使连动式产生一系列特征。本次课程将依据该理论,用生物学发现的方法解释语言现象。

专题二:乾嘉“理必”思想当代意义——理论与方法(主讲人:冯胜利教授)
中国学术有无自己的科学思想、理性思维?乾嘉学术的“理必”思想,即可回答这一学界向未正视的大问题。
第一讲
将从乾嘉考据学的历史和成果上(阎若璩、顾炎武、戴震、段王等学术贡献)揭示其鲜为人知的“理必”思想;
第二讲
从乾嘉学者的训诂材料中发掘其“重发明”的学术理路和风气。这种学术理路,经全盘西化的五四文化运动之涤荡之后,一蹶不振,至今仍元气不继。故而吉川幸次郎追述的季刚(黄侃)先生慨叹之“今发现之学兴,发明之学替矣”的警世论断,对今天来说,更具特别之意义。本讲宗旨即在发掘中华学术科学思想,呼唤中华学术理性思维的回归!

专题三:语言和认知(主讲人:Charles Yang(杨鹏)教授)
Charles Yang:  language and cognition.
第一讲: Why 72?
Everyone learns that counting can go on forever but no one does so by literally counting forever: There must be a point by which children learn the generative system of numeral formation. But why is this magic number 72 for English-learning children (Fuson 1988)? Why is it approximately 40 for children learning Chinese (Miller, Kelly, & Zhou 2005)? I explore some potential connections between numerical development and language acquisition, including the classic problems in morphosyntactic learning (e.g., English past tense, the dative constructions, etc.).
参考译文:
第一讲:为什么是72?
计数可以永远进行下去,但实际上没有人会这样做:儿童在学习计数的生成系统时,有一个节点。这个神奇的节点数字对英语背景的儿童来说,是72(Fuson,1988);对汉语背景的儿童来说,大约是40(Miller, Kelly & Zhou,2005),其中缘由何在?本次讲座我们将探讨计数能力发展和语言习得之间的一些潜在联系,包括形态句法学习中的经典问题(如:英语的过去时态、格结构等)。
第二讲: The acquisition of variation
Children often regularize variable linguistic input in categorical ways (Singleton & Newport 2004, Hudson Kam & Newport 2005), thereby planting the seed of radical language change (Lightfoot 1997). At the same time, children are also exceptionally attuned to the structural and probabilistic aspects of language use (Roberts 2002, Smith et al. 2009), which is ultimately the basis for stable linguistic variation (Labov 1989).  How do we reconcile these seemingly conflicting findings?
I propose that in order for children to acquire linguistic variation, they must acquire it as a categorical system first. That is, in order to learn that the variants A and B probabilistically apply to a linguistic class (e.g., a set of words), children must learn that A and B is applicable to every member of the class in the first place.  Drawing on the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adult input and children’s production (Yang 2013) and a general principle of learning and generalization (Yang 2016), I suggest that such rules are learnable if and only if children focus on relevantly high frequency words, echoing the proposal of “Less is More” (Newport 1990), that cognitive constraints and limitations may in fact benefit the acquisition of language. Only then can learners match the probabilistic distribution of linguistic variation, including the potential for changes across lifespan (Sankoff&Blondeau 2007).
参考译文:
第二讲:语言变体的习得
儿童经常以分类的方式规范语言变体输入(Singleton & Newport 2004, Hudson Kam & Newport,2005),这是语言激进演变的基础(Lightfoot,1997)。同时,儿童也会通过语言使用的结构和概率来习得语言(Roberts,2002, Smith等,2009),这是语言渐进演变的基础(Labov,1989)。如何调和这些看似相互矛盾的语言现象?
我认为,儿童在习得语言变体时,首先必须将它作为一个分类系统来习得。也就是说,为了了解变体A和B适用于语言类别的概率(例如, 一组单词),儿童必须一开始就了解变体A和B适用该类别的所有成员。综合成人输入和儿童产出的统计分析(Yang,2013),以及学习和概括的一般原则(Yang,2016),我认为,当且仅当儿童关注相关的高频词汇,并且遵循“少即是多”(Newport,1990)的提议时,这些规则是可以学习的;并且认知的局限性实际上可能有利于语言的习得。只有这样,学习者才能匹配语言变体的概率分布,和整个生命周期中潜在变化的可能性(Sankoff & Blondeau,2007)。

  

    <li></li>天津大学语言学科学方法讲习班通知(第1号).doc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卫津路92号 | 邮编:300072
津ICP备05004358号 津教备03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