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主页 | 科学研究 | 人才培养 | 国际交流 联系我们
...
...

  • 首页
  • 作风建设
  • 榜样力量
  • 正文

【先进典型】“上善若水”的好老师——记2015年全国师德楷模、全国师德标兵、天津...

时间:2017-03-09

   

  2015年全国师德楷模、全国师德标兵、天津市德业双馨十佳教师

  “上善若水”的好老师

  ——记天津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教授杨敏

  /朱宝琳

 

  杨敏老师是天津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水利水电工程系的教授、副主任。他的使命是让威力极大的“洪水猛兽”造福人类,他本人则体现了水的另一面——清澈、温润、可亲。杨敏老师淡泊名利,见了评奖评优就“绕着走”,但学生们自发把他“封”为了学院的“四大好人”之首。2014年,他因患病而接受了胃全切手术,却因此而更加豁达,执着于科研和育人。

  7月下旬,记者想采访杨敏老师,听到的消息是:“杨老师不在学校。”情理之中——适逢暑假,且杨老师做完手术还不满一年,理应在家休养。意料之外——杨老师实际上是出差去了。几经联系,记者终于在杨老师的办公室见到了他,采访完毕临走时,杨老师特意叮嘱:“少写我个人,我只是团队的一员。”

  兴水利、除水害的专家

  1978年,22岁的杨敏开始和“水”打交道,至今已37年。杨敏研究的“水”并非涓涓细流,而是从二、三百米的高坝、超高坝奔腾而下的“来势汹汹”的洪水。“飞流直下三千尺”,水位差极大,从这样的高处倾泻下来的水流,流量可达到每秒几万立方米。

  如何既能确保泄洪的绝对安全,又能在发电、航运、灌溉、饮水等方面造福人类,这是中国和世界共同面临的挑战。具体到杨敏的研究对象,则是不适合发电的“废水”。水往低处流,会把巨大的势能转化成动能,如果处理不当,洪水会对下游的建筑物、河道等产生破坏。杨敏的工作,通俗地讲,就是把水流的能量转化为热能等其他能量,让水流平稳。

  在水工建筑泄流消能、水流结构相互作用等水工领域,杨敏是全国顶尖的专家。经过多年钻研,他带领课题组攻克了高水头大流量消能防护、长距离输水、高含沙水流等一系列世界性技术难题,成果应用于包括三峡工程、锦屏工程、南水北调工程等国内外著名的重大水利工程。近几年,中国的高坝泄洪功率已达到国外最高水平的三倍,杨敏所在的团队为我国高坝建设水平跃居世界第一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

  2008年汶川地震后,映秀湾水电站拦河闸及厂房遭受损毁。杨敏及同事接到任务,去映秀湾水电站做灾后评估,为政府部门提供决策依据,以决定有无必要重建水电站。水电站建在水中,杨敏和同事拿出了他们快速鉴定混凝土结构受损情况的“绝活”——基于环境激励的拦河闸及地下厂房上部结构振动模态识别方法,在2周时间内完成了数据监测和计算分析。他们得出结论:“水电站没坏。”后来,有关部门将水电站的水排干,再次论证后得出的结论和杨敏团队一致。

  多年来,杨敏的足迹遍布国内外重大水利工程,包括世界最大水利工程——三峡,世界最高拱坝——锦屏,世界最大调水工程——南水北调,黄河最大水电站、世界最大的反拱消力塘——拉西瓦,澜沧江最大水电站、世界最大的岸边溢洪道消力塘——糯扎渡,世界最大底流消力塘——向家坝,世界最大平台消力塘—溪洛渡,世界最大双排机水电站——李家峡,世界第二大水电站—白鹤滩,叙利亚Tishrin水电站,厄瓜多尔CCS水电站等。他先后主持了国家“973计划”项目课题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3项、国家科技支撑项目2项及国内外重大水利工程20余项;省部级奖11项,发表论文百余篇。

  爱岗敬业、不畏病痛的“乐天派”

  业内人都知道,干水利这一行,必须要能“吃得苦中苦”,在山上工地风餐露宿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杨敏回忆说,30多年前,他们出去到工地测量、调查,下了汽车还要在山里徒步行走6个多小时,山里有的地方连路也没有,他们就拽着树枝前进。路上没有水喝,他们就寻找修路人挖过的坑,用手碰坑里的水喝,或者找河水。“那时候都是先生产、后生活。”杨敏笑着说,自己投身水利事业时是改革开放初期,那时的条件已经改善了,更早一批的老前辈在工作时连汽车都很少有,要坐驴车。

  映秀湾水电站因灾受损,没有电,杨敏团队在执行任务期间,每天带着面包、火腿肠和水,一干就是一整天。他们的工作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工作时必须戴安全帽,为了到闸墩下部安装传感器,杨敏和一个同事站在闸墩上面紧握保险绳,第三个人要借助软梯和保险绳慢慢降到闸墩下面去。有时遇到下雨,他们就淋着雨继续工作。

  这些辛苦,水利工作者们很少对人谈起。杨敏最骄傲的是:“中国的水利水电工程,在世界上是NO.1!”这种自豪感,令他在工作中“很开心”。杨敏还说:“我所在学科的研究方向,是解决实实在在的工程问题。问题解决了,工程就能运行起来,工程就是安全的,我很有成就感。”

  水利工程的每一个项目,都需要先根据实际地质情况按比例打造出水力学条件一模一样的水工模型,反复验证、测试后,拿出方案,工程才能进入立项阶段。大自然的环境千变万化,因此每个水工模型也是独一无二的。杨敏是天津大学水利工程仿真与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骨干成员,每一个模型,从试验设计、模型制作、仪器安装到现场试验、数据处理,杨敏都亲自操刀。对于在试验中出现的问题,他坚持查阅文献、反复尝试,废寝忘食直至解决。

  20147月下旬,杨敏在医院查出患有胃癌,81日,他接受了胃全切手术。正值暑假,他只把患病的消息告诉了小范围的师生,对更多人则“瞒着”。师生们发现,杨老师瘦了,脸型从微微发福变得颧骨明显,脸上因为瘦,皱纹也增多了。他的体重从最高时的150斤降为120斤,以前的衣服穿在身上也大了一圈。

  9月份开学后,杨敏又全身心投入科研、教学,坚持主持了新疆最大的水利工程——阿尔塔什水电站和世界泥沙含量最大的水利工程——东庄水电站两项大型模型试验。同事和学生担心他的身体,他只是简单地答道:“没事儿。”

  对于自己的身体情况,杨敏的心态是:坦然面对现实。他说:“生亦何欢,死亦何惧。生病了不能怕,如果心情郁闷了,免疫力就会降低,病就来了。病本身是个顽症,但心理作用很关键,我不能老成天琢磨它。我还跟以前一样,上课、做实验。一工作,一投入,杂念就没了。”

  言传身教的“恩师”

  杨敏教过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专门有自己的QQ群,名叫“杨门虎将”。学生们说,杨老师身上有太多值得说的故事,“恩师”所带来的为人、为师、为学的感动和启迪在一届届学生之间口口相传,成为他们的精神纽带。

  水利工程试验结果往往直接关系到实际工程能否立项和未来的工程安全。由于试验数据量可能达到十万甚至百万,十分巨大,年轻的学生偶尔会因为缺乏经验而出现失误。据青年教师姚烨回忆,在一次评审会现场,专家当场指出报告里的一个数据存在问题,负责相关数据的学生就坐在下面,紧张得整个人都“蒙了”。“杨老师扛下了全部责任,他马上对评审专家说:‘这是我的失误。’”评审结束后,杨敏一句批评的话也没说,立刻要求学生重新复核数据,修改完善好项目报告。也有别的学生经历过类似的情况。杨敏说:“谁在前进的路上不犯点错误呢,要保护好孩子们的上进心和自尊心。”

  作为导师,杨敏的大多数时间都和学生们在一起。杨敏的弟子、现在的同事李会平说:“杨老师每天从早到晚总是和学生一起待在试验大厅或者学习室,从科研入门、实验设计到论文的拟稿、修改,杨老师都现身讲解,让学生很快认识到问题所在。杨老师始终是我的老师和榜样。”在模型试验期间,杨敏早来晚归,与工人、学生一起忙碌。冬天,水池里冻出冰碴,杨敏怕学生着凉,50多岁了依然穿上雨靴亲自下水安装设备。

  杨敏是天津大学武清前沿技术研究院的总工,从天津大学到武清前沿院,他开车需要70多分钟。两处都有他的学生,他也坚持“两边跑”,有时早上去武清,晚上再回天大上课。即使做了手术,他还是风雨无阻往返两地。

  杨敏的博士研究生齐春风说,去年暑假杨老师住院期间,还坚持给不同的学生发短信,“让我们带着笔记本电脑、带着材料去找他,他看过后再布置任务”。术后2个月,杨敏就继续给研究生上课了,一上就是4课时连上。别人劝他享享清福,他总是笑而不语。到了十一月份,研究生面试工作也开始了。医生叮嘱杨敏每2小时必须进食一次,但是在给学生上课和答辩期间,出于对学生的尊重,杨敏坚持只在休息间歇吃几块饼干。

  学生们说,杨老师平时话语不多,但恩师无言的教诲,他们都一一记在心上了。

  爱生如子的“老爷子”

  在课题组,师生们私下都称杨老师为“老爷子”,“因为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

  “老爷子”的好,学生们说,“都可以写成一本厚厚的书了”。对待学生,杨敏既有父亲般的宽厚,也有母亲般的细腻。课题组的研究生大都来自外地,逢年过节,杨敏一定会把学生请到自己家里,老两口一块下厨做饭,他的拿手好菜红烧肉颇受欢迎。为了促进大家之间的感情,杨敏定期带学生到武清、秦皇岛等地进行素质拓展,增强团队凝聚力。冬天在露天水池做试验的时候,杨敏还会给学生送来暖手宝和大衣。一次,杨敏偶然看到课题组的学生为了省钱买了便宜的处理水果,从那之后,他隔三差五地给学生们拎来时令水果,齐春风说:“不同时节时兴什么水果,我们这儿都有。”

  学生遇到困难的时候,“老爷子”成为当仁不让的“家长”。在读研究生吴振一次不小心失手滑落物品,割伤大拇指,血流不止,伤势严重。杨敏急坏了,他带着吴振从武清的医院赶到市区的多个医院,直到找到最好的大夫,确保学生的手指能彻底康复。已经毕业的博士生刘梅梅上学时母亲生病需要手术,但她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杨敏立即垫付了全部的手术费。

  已毕业的硕士生刘金星一次在校外骑自行车时意外撞伤行人,杨敏放下工作马上赶赴现场,处理了送伤者就医、垫付医药费、与家属沟通等一系列事宜。刘金星来自一个普通农村家庭,这样的意外对他来说是心理和经济上的双重打击。为了让刘金星安心学业,杨敏坚持不肯收学生返还给他的医药费。

  姚烨说:“杨老师总是在学生最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提供的资金帮助累计近十万。他无偿资助家庭困难的学生,却从不张扬,因为在他心中,这是师者的本分。”

  杨敏从不主动申请任何荣誉奖励,总是把机会让给别人。他说,水利学科发展得那么好,是所有教师共同努力的结果,不能归功于自己。不过,在他所执教的天津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学生们在“坊间”自发“评选”建工学院“四大好人”,杨敏老师是“四大好人”之首。

  杨敏喜欢自称“杨师傅”,因为他在年轻时做过木工。他一直保持着爱做手工的爱好,和爱人一起“鼓捣”小物件。零钱包、钥匙链、手串,所有学生都得到过他和爱人制作的小礼物。他的博士研究生陈林说:“从杨老师的爱好就可以看出,他宁静低调,不图虚名。杨老师从事水利事业,‘上善若水’四个字特别适合他——泽被万物,淡泊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