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主页 | 科学研究 | 人才培养 | 国际交流 联系我们
...
...

  • 首页
  • 作风建设
  • 榜样力量
  • 正文

【先进典型】在国际化学院强化党组织建设 ——记天津大学药学院党总支书记冯翠玲

时间:2017-03-09

  建于2001年的天津大学药物科学与技术学院是一所试点学院。该学院的建设目标就是高起点引进人才,尝试运用国际化办学理念,探索建立有国际影响力的高水平学院。药学院被视为天津大学里的“小特区”,全院70%以上的中青年教师是从海外招聘来的,都有国外留学或从业的经历,有些人已经离开中国20来年,还有些教师就是深目高鼻的“纯老外”,他们构成了教师的主体。而前后两任院长都是从国外知名大学聘过来的外籍人。有个老教师回忆道:“建院之初,差不多是一位老师一个背景,有中国内地户口本的只有1~2人。”

  药学院刚建立时,不同的社会制度和教育体制、多元文化的背景差别,使该院干部教师间在工作理念和习惯方面碰撞频频,也让最初选配的学院班子很不适应,书记与院长沟通不畅,外籍院长很不满意,自认“跌入到了人生最低谷”而意欲调走,刚起步的学院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2003年5月,校党委选派了在学生教育、党务工作、人事管理等方面具备丰富经验的冯翠玲担任该学院党总支书记。那时,冯翠玲刚刚接受了第一次肿瘤切除手术,她没有过多地犹豫就接受了组织的任务,而且一干就是10余年。

  多年来,冯翠玲在高校新机制的“特区”探索如何将西方先进的办学经验在中国高校实现“软着陆”,探索在深入推进高水平学院建设的各项改革进程中,如何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如何让党员成为改革中最积极的因素。她用她的勤奋、坚守、包容、大度、亲和、细腻,赢得了中外师生对她的信任,原外籍院长把她视为“非常有幸的战友”、“永远的朋友”;曾经“水土不服”的教师们也把她看做“知心人”、“姐妹”、“亲人”;学生们把她看作“职业领航人”、“知心妈妈”、“顶梁柱”。

  2011年她再次罹患恶性肿瘤,本可调离药学院去相对轻松的岗位,但是外籍院长的挽留,师生的不舍以及她对于药学院事业的热爱与责任,让她选择了留任,并继续带病默默地奉献在基层的岗位上。她用行动诠释着一名共产党人的信仰与坚守,也迎来了学院事业和谐健康、蓬勃向上发展的春天。

基层书记若像她一样 

就不会出现党政的脱节

  天津大学药学院首任院长赵康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2001年他被评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带着创建国际一流药学院的报国情怀受聘回国。因为长期在美国生活工作,赵康对中国大学的很多做法很不理解,他追求的育人的目标就是培养世界级的科学家。

  冯翠玲对他说,“发展基层组织是我的职责,希望你理解和支持。我们的学生将来要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一流的人才、国家的栋梁,不仅要成为科学家,而且要成为政治家、领导者。”原来药学院支部设置单一,组织生活质量不高,冯翠玲上任后马上调整组织设置,完善党内制度,选准配齐干部,并坚持亲自组织支部书记的培训,做新发展党员的谈话。多年来,百余名品学兼优的学生被吸纳进入了党组织,而他们也在学院的各项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药学院因为是新建学院,总量小、职数少,冯翠玲长期身兼党总支书记、行政副院长、办公室主任等职务,于是她充分发挥了学生的作用,聘任一批优秀学生做助理,他们脚踏实地、乐观向上,为学院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这些学生中绝大多数是党员。

  渐渐地,党组织的作用加强了,党员在改革中的正向作用明显了,在这些潜移默化的影响下,院长的育人期望也逐渐发生了转变,从培养“一种人”变为“两种人”:世界顶尖的科学家和优秀的社会活动家。

  最初让外籍院长和海归人才还不能理解和接受的是学院的决策机制:党政联席会议制度。冯翠玲

上任后,听到外籍院长的意见表达,从无生硬地顶回去,而是悉心理解。外籍院长认为“不靠谱”的事,冯翠玲从不直接反驳,她认为不能束缚外籍学者的积极性,要吃透学校党委与外籍教授两头,团结所有能够团结的人。于是她尝试与院长沟通,请他“试一试、探索一下”。冯翠玲说:“党、政一把手的配合是一门艺术。我一定要去想院长的感受。他反对的事情,我会站在他的角度考虑,不去在意语气和方式,我更在意工作是不是能够推动,合作是否默契。”她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很快,外籍院长与党总支书记之间取得了信任。

  冯翠玲说,院长创建国际一流药学院的构想和改革创新的举措,书记应是忠实的支持者与推动者。

  在本科生管理上,我校药学院试行了全程导师制,通过讨论,冯翠玲与外籍院长达成共识。新生入学后,学院的每位教师要接受2~3名学生,直接指导他们的学习与生活,帮助学生及早认识专业,尽快明确学习方向。学生们在三至四年级时就要参加导师的学术组会,独立完成学术报告,按“准研究生”培养。这些都需要教师的深度参与,推行起来很困难。在认真调研和反复与教师们沟通后,冯翠玲运用考核激励的杠杆,推动了教师们参与了导师制。

  冯翠玲去美国德州莱斯大学考察时获得启发,她在学院实施了“学长制”,让高年级本科生给低年级本科生当“小导师”,帮助他们适应大学生活,少走弯路,良性传承。此举得到了外籍院长的认可。

  针对国内本科生考试能力强、动手能力弱的状况,赵康建议进行本科生教学改革,从入学第6学期起,学生根据个人兴趣及今后的发展意向,选择专业研究方向与毕业设计指导教师,提前进入实验室,由导师指导课题实验,实行周、月报告。

冯翠玲对此给予了极大的支持。改革的成果十分显著,我校药学院大四的本科生可以指导来自外校的一年级研究生的实验,该院的本科毕业生受到了国外诸多大学的青睐。院长说,有些工作他在美国都未做到,但是在天大实现了。

  在研究生培养的改革方面,天津大学药学院注重英语的运用和自学能力,研究生上学校公共英语课计50%的学分,另50%要参加学院的中期考评。学院还举办了“墙报展”,每人用英语向导师组介绍自己的课题进展。这项改革起初一些部门不认可,连赵康都准备放弃了,但冯翠玲认准了,到处争取一直在坚持,最终赢得了校领导的支持和学术委员会的绿灯。赵康反思自身,觉得自己缺乏冯翠玲那种执着的韧劲。

  冯翠玲善于从外籍院长的意见中提炼出可行的制度与做法。刚到药学院的期末,冯翠玲拟把学生召集起来,进行诚信考风考纪教育。外籍院长建议取消集中开会宣讲纪律,而是让每个学生阅读考试规则后签名备案。冯翠玲觉得这种方式教育学生学会对自己负责,不比习惯的教育方式差,于是尝试推行,而今药学院一直沿用这种做法。

  外籍院长提出教学改革的构想,落在实处的是冯翠玲,因此他对冯翠玲从尊重到敬重。党员老教师张韻慧认为,如果党的基层书记像冯翠玲一样,就不会出现党政的脱节。冯翠玲既大度、有气节,又有人格魅力。

外籍院长从她身上

看到了共产党人的风格

  冯翠玲给予外籍院长和海归人士充分的尊重和信任,创设宽容、自主、和谐、愉悦的氛围,她帮助外籍院长和海归人士排忧解难,使他们静心教书,潜心育人,为他们才能和潜力的发挥营造了宽松的环境。

  来自比利时布鲁塞尔大学的安菲利普副教授称赞冯翠玲:“她具有包容性,善解人意,把不同文化凝结在了一起。”他把她当作“家人”和“姐姐”。安菲利普来到天津大学后,冯翠玲帮助他联系到校国际教育学院学习中文,融入中国的文化。后来,安菲利普娶了一位中国的女律师为妻。而安菲利普刚到天津大学时,曾是个性格羞怯的人,如今他面对学生可以侃侃而谈,颇富有感染力。

  为了与外籍院长和教师沟通,原来学习俄语的冯翠玲20年后重新捧起课本,每天下班后自费到校外从零基础英语学起,终于达到了能与外籍教师及时用e-mail交流的水平。

  从国外攻读博士后归来的王征介绍说,冯翠玲年年主持全院教师的年终奖绩效考核,方案发至每位教师的邮箱,公平公正公开。她对于实验室以及学院资源的合理分配,也让人心服口服。

  冯翠玲办公室的门总是开着,无论教师、学生乃至离开药学院者,都推门就进,有疑难就找书记。

  院团委书记许珊告诉记者,冯书记常常“不讲道理”,当别人还在论理的时候,她已经默默地去做了。“当你告诉别人爱岗的时候,她已经敬业了;当你要求别人公平的时候,她已经做到了公正。”身教重于言传,当她批评人时,让你感受不到批评。“身为党总支书记,不做裁判的法官,不做全能的上帝,消弭矛盾,促进和谐。”

  药学院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如每个宿舍的第一名会得到外籍院长邀请吃饭的机会。而那些因为种种原因濒于“掉队”的学生,都得到冯翠玲的加倍关心。一个一学期之内突然积欠20学分、梳板寸头、说相声的女生在冯翠玲的细心引导下顺利毕业了。许珊说:“她就像小太阳一样,时时刻刻温暖着身边的人。遇到难事不用怕,她像顶梁柱、定海神针,工作中有她在,大家心里就会特别踏实。”

  冯翠玲的学生说:“冯老师从来不说教,教给你的事她自己首先做到。我们对冯老师由爱而生敬,由敬而生畏,不敢因犯错而让她失望。”从没见她发过脾气,从没听她发过牢骚,从没听她表白自己。许多学生留校从业,跟冯翠玲有关,药学院第一届本科毕业生,现校求是学部团委书记柳丰林称她是“职业领航人”,“至今我做人的价值观主要来自冯书记的影响”。

  冯翠玲的第二次癌症手术,许珊全程参与了陪伴。住院前,冯翠玲将电脑中的资料打包,并把密码告诉了同事,学院的年度总结是冯翠玲在病床上完成的。治疗了半年后,她又回到了工作岗位。她每次化疗都是选择在周五,为的是在周六和周日休息两天后,周一能够继续工作。她脸上洋溢的热情使不了解内情的人,看不出她是一个正在接受治疗的病人。她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珍爱身边的每一个人。

  赵康认为:“从冯翠玲身上,看见了共产党人的风格,为了崇高的理想和信仰不懈地奋斗,动机无私,既不为升官,也不为挣钱。她上午在医院化疗,下午赶到办公室,将生命融入到事业之中。这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赵康有时关切地询问冯翠玲:“为什么这样做?”冯翠玲平静地说:“这很自然。”没有一句豪言壮语,这让赵康内心很感动。

  赵康说,冯翠玲真正把天津大学、药学院和学生放在第一位,居于个人利益之上,执着而富有激情。他也逐步认识到,不可能把美国的大学教育章程全部搬到中国来。他笑称,感觉与冯翠玲像一家人,在学生面前,我像“爸爸”,冯翠玲扮演着“妈妈”。

  姜申德教授从英国获得工学博士归来,他说:“没有冯翠玲,就没有天大药学院的今天,她是学院的灵魂。”

她与洋院长在决策前达成默契

不出现两种声音

  2012年8月,冯翠玲第二次手术之后,校党委征求了她的意见,允许她离开药学院,选择一个适当轻松的岗位。冯翠玲反复思忖:药学院经过10年的打拼,像刚刚站立的幼儿,随时有可能倒下,此时我不能离开。2010年起,冯翠玲参与遴选新一任院长,学校挑选了国际分子设计与新药研发领域知名教授、瑞士最大的综合大学苏黎世大学数理学院教学院长、美国人杰伊·西格尔。天津大学迎来了60余年来首位外裔“洋院长”。西格尔入选国家“千人计划”特聘教授,其太太入选天津市的“千人计划”,也在我校工作。

  西格尔的目标是在天津大学建设一个世界水平的分子设计中心。他提出,“将科研、教学时间最大化”,“不作出改变的地方就不会有我出现。”上任不久,西格尔

便带领学院教师着手课程改革,引入全英文课程体系,计划将在美国、英国、欧盟、香港、新加坡、加拿大等英语地区进行广泛招生。

  冯翠玲告诉记者,洋院长来了,学院改革进入到了攻坚期。西格尔改革的步伐比前任还要大,但是不谙中国国情。冯翠玲感受到了压力,又充满了信心。她已与西格尔商榷,双方要彼此信任,在决策前达成默契,在学院内不出现两种声音。

  冯翠玲经常告诉自己:“当西格尔发球时,你要接住,绝不漏球!”每周二,无论西格尔是否在中国,由西格尔参加的党政联席会议在学院视频会议室准时召开。冯翠玲曾到苏黎世考察,并把西格尔工作的环境、实验室都拍照下来。当年整个暑假,冯翠玲未休息一天,在天津大学药学院原样“复制”了西格尔在苏黎世大学的办公室、高标准的实验室。相处数月,冯翠玲很欣慰,这位洋院长一定会留下来发挥重要的作用,药学院将会进入到一个崭新的发展时期。(人民日报记者  陈杰 编辑 朱宝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