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主页 | 科学研究 | 人才培养 | 国际交流 联系我们
...
天津大学党建网
...


“上善若水”的好老师——记天津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教授杨敏

时间:2017-03-15

  杨敏老师是天津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水利水电工程系的教授、副主任。他的使命是让威力极大的“洪水猛兽”造福人类,他本人则体现了水的另一面——清澈、温润、宁静。杨敏老师淡泊名利,但学生们自发把他评为了学院的“四大好人”之首。他因患病而接受了胃全切手术,却因此而更加豁达,执着于科研和育人。
  7月下旬,记者想采访杨敏老师,听到的消息是:“杨老师不在学校。”情理之中——适逢暑假,且杨老师做完手术还不满一年,理应在家休养。意料之外——杨老师实际上是出差去了。带着崇敬和好奇,记者走进了他的课题组,聆听学生眼中的杨老师。
兴水利的专家
  1978年,22岁的杨敏开始和“水”打交道,至今已37年。杨敏研究的“水”并非涓涓细流,而是从二、三百米的高坝、超高坝奔腾而下的“来势汹汹”的洪水。“飞流直下三千尺”,水位差极大,从这样的高处倾泻下来的水流,如何既能确保泄洪的绝对安全,又能在发电、航运、灌溉、饮水等方面造福人类,这是中国和世界共同面临的挑战。
  在水工建筑泄流消能、水流结构相互作用等水工领域,杨敏是全国顶尖的专家。经过多年钻研,他带领课题组攻克了高水头大流量消能防护、长距离输水、高含沙水流等一系列世界性技术难题,成果应用于包括三峡工程、锦屏工程、南水北调工程等国内外著名的重大水利工程。近几年,中国的高坝泄洪功率已达到国外最高水平的三倍,杨敏为我国高坝建设水平跃居世界第一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
  水利工程的每一个项目,都需要先根据实际地质情况按比例打造出水力学条件一模一样的水工模型,反复验证、测试后,拿出方案,工程才能进入立项阶段。大自然的环境千变万化,因此每个水工模型也是独一无二的。杨敏是天津大学水利工程仿真与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骨干成员,每一个模型,从试验设计、模型制作、仪器安装到现场试验、数据处理,杨敏都亲自操刀。对于在试验中出现的问题,他坚持查阅文献、反复尝试,废寝忘食直至解决。
  2014年7月下旬,杨敏在医院查出患有胃癌,8月初,他接受了胃全切手术。正值暑假,他只把患病的消息告诉了小范围的师生,对更多人则“瞒着”。术后不到2个月,他又全身心投入科研、教学,坚持主持了新疆最大的水利工程——阿尔塔什水电站和世界泥沙含量最大的水利工程——东庄水电站两项大型模型试验。同事和学生担心他的身体,他平静地回答:“没事儿。”
  多年来,杨敏的足迹遍布国内外重大水利工程,包括世界最大水利工程——三峡,世界最高拱坝——锦屏,世界最大调水工程——南水北调,黄河最大水电站、世界最大的反拱消力塘——拉西瓦,世界最大底流消力塘——向家坝,世界最大双排机水电站——李家峡,叙利亚Tishrin水电站,缅甸密松水电站,厄瓜多尔CCS水电站等。他先后主持了国家“973计划”项目课题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项、国家科技支撑项目2项及国内外重大水利工程20余项;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1项,省部级奖11项,发表论文百余篇。
  言传身教的“恩师”
  杨敏教过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专门有自己的QQ群,名叫“杨门虎将”。学生们说,杨老师身上有太多值得说的故事,“恩师”所带来的为人、为师、为学的感动和启迪在一届届学生之间口口相传,成为他们的精神纽带。
  水利工程试验结果往往直接关系到实际工程能否立项和未来的工程安全。由于试验数据量可能达到十万甚至百万,十分巨大,年轻的学生偶尔会因为缺乏经验而出现失误。据青年教师姚烨回忆,在一次评审会现场,专家当场指出报告里的一个数据存在问题,负责相关数据的学生就坐在下面,紧张得整个人都“蒙了”。“杨老师扛下了全部责任,他马上对评审专家说:‘这是我的失误。’”评审结束后,杨敏一句批评的话也没说,立刻要求学生重新复核数据,修改完善好项目报告。也有别的学生经历过类似的情况。杨敏说:“谁在前进的路上不犯点错误呢,要保护好孩子们的上进心和自尊心。”
  作为导师,杨敏的大多数时间都和学生们在一起。杨敏的弟子、现在的同事李会平说:“杨老师每天从早到晚总是和学生一起待在试验大厅或者学习室,从科研入门、实验设计到论文的拟稿、修改,杨老师都现身讲解,让学生很快认识到问题所在。杨老师始终是我的老师和榜样。”在模型试验期间,杨敏早来晚归,与工人、学生一起忙碌。冬天,水池里冻出冰碴,杨敏怕学生着凉,50多岁了依然穿上雨靴亲自下水安装设备。
杨敏是天津大学武清前沿技术研究院的总工,从天津大学到武清前沿院,开车需要70多分钟。两处都有他的学生,他也坚持“两边跑”,有时早上去武清,晚上再回天大上课。即使做了手术,他还是风雨无阻往返两地。
  杨敏的博士研究生齐春风说,去年暑假杨老师住院期间,还坚持给不同的学生发短信,“让我们带着笔记本电脑、带着材料去找他,他看过后再布置任务”。术后2个月,杨敏就继续给学生上课了,有时要连上4节。师生们发现,杨老师瘦了,脸型从微微发福变得颧骨明显,以前的衣服穿在身上也大了一号。别人劝他享享清福,他总是笑而不语。到了十一月份,研究生面试工作也开始了。杨敏的胃部全切,医生叮嘱每2小时必须进食一次,但是在给学生上课和答辩期间,出于对学生的尊重,杨敏坚持只在休息间歇吃几块饼干。
  学生们说,杨老师平时话语不多,但恩师无言的教诲,他们都一一记在心上了。
爱生如子的“老爷子”
  在课题组,师生们私下都称杨老师为“老爷子”,“因为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
“老爷子”的好,学生们说,“都可以写成一本厚厚的书了”。对待学生,杨敏既有父亲般的宽厚,也有母亲般的细腻。课题组的研究生大都来自外地,逢年过节,杨敏一定会把学生请到自己家里,老两口一块下厨做饭,他的拿手好菜红烧肉颇受欢迎。为了促进大家之间的感情,杨敏定期带学生到武清、秦皇岛等地进行素质拓展,增强团队凝聚力。冬天在露天水池做试验的时候,杨敏还会给学生送来暖手宝和大衣。一次,杨敏偶然看到课题组的学生为了省钱买了便宜的处理水果,从那之后,他隔三差五地给学生们拎来时令水果,齐春风说:“不同时节时兴什么水果,我们这儿都有。”
  学生遇到困难的时候,“老爷子”成为当仁不让的“家长”。在读研究生吴振一次不小心失手滑落物品,割伤大拇指,血流不止,伤势严重。杨敏急坏了,他带着吴振从武清的医院赶到市区的多个医院,直到找到最好的大夫,确保学生的手指能彻底康复。已经毕业的博士生刘梅梅上学时母亲生病需要手术,但她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杨敏立即垫付了全部的手术费。
  已毕业的硕士生刘金星一次在校外骑自行车时意外撞伤行人,杨敏放下工作马上赶赴现场,处理了送伤者就医、垫付医药费、与家属沟通等一系列事宜。刘金星来自一个普通农村家庭,这样的意外对他来说是心理和经济上的双重打击。为了让刘金星安心学业,杨敏坚持不肯收学生返还给他的医药费。
  姚烨说:“杨老师总是在学生最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提供的资金帮助累计近十万。他无偿资助家庭困难的学生,却从不张扬,因为在他心中,这是师者的本分。”
  杨敏从不主动申请任何荣誉奖励,总是把机会让给别人。不过,在他所执教的天津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学生们在“坊间”自发“评选”建工学院“四大好人”,杨敏老师是“四大好人”之首。
  杨敏喜欢自称“杨师傅”,因为他在年轻时做过木工。他一直保持着爱做手工的爱好,零钱包、钥匙链、手串,所有学生都得到过他的小礼物。他的博士研究生陈林说:“从杨老师的爱好就可以看出,他宁静低调,不图虚名。杨老师从事水利事业,‘上善若水’四个字特别适合他——泽被万物,淡泊名利。”